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PE首度瘦身管理资本存量现负增长另辟蹊径

2018-12-03 15:31:01

PE首度瘦身:管理资本存量现负增长 另辟蹊径寻生计

“IPO是创投退出的主战场。如果资本市场不打开,创投的资金无法循环,商业模式也就难以为继了。”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董事长靳海涛日前在清科主办的“第十三届中国股权投资中期论坛”上如是表示。

今年上半年,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活跃度剧烈下滑。上述会议传递出的信息显示,PE管理的资本存量今年出现负增长,这是过去十年来首次。“以前都是钱进来,现在是钱出去,次出现了入不敷出的现象。”清科集团CEO倪正东称。

PE苦等IPO开闸

去年下半年至今,IPO暂停时间已接近9个月。在这9个月中,作为资管行业一个分支的PE业迅速被“去光环化”。今年上半年,PE募资78亿美元,同比下降57.6%;投资案例为516例,同比下降45.2%,与2011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更是达到70%;退出笔数则同比去年减少70%。PE“募、投、退”出现全面下滑。

而众多在2010、2011年抱着赚“快钱”心态涌进PE业的投资人如今直呼后悔:因所投资金难以在一两年内变现,加之早前投资的项目多是高价入股,流动性和收益率未来都很难保证。“不如买理财产品了,做民间贷款也早收回来了。”一位在2011年向某一线PE投资了1600万元的民营企业主对《财经》无奈地表示。

从PE退出情况看,清科数据显示,2013年上半年共发生PE退出案例38笔,IPO退出仅6笔。其中智美集团、优库资源等在香港市场挂牌,背后的深创投、博润投资分别得以退出;而在赴美上市方面,上半年只有兰亭集势一家在纽交所挂牌,联创策源、挚信资本和金沙江创投得以退出。这几单境外IPO中,PE退出的账面回报倍数都较低,平均回报仅为1.64倍。

更多的情况则是PE将所持企业股权卖给上市公司、产业资本或同行。如上海莱士(002252)近日公告收购邦和药业,九鼎旗下的4只基金从邦和药业退出,两年获得2倍的账面退出回报;伊利集团全额要约收购雅士利国际,凯雷亚洲基金将全身退出;此外,也有若干通过同业转售实现退出的案例,如中信资本近日将所投的南京奥特佳冷机有限公司出售给天佑投资。

从“全民PE”到如今的市况冷清,A股的低迷以及新股停发是重要的原因。靳海涛认为,对VC和PE来说,IPO一定是退出的主战场。当并购变成退出主通道的时候,PE行业就是在走下坡路。而如果IPO不打开,PE的资金无法循环,“募、投、退”的商业模式也难以为继。

在倪正东看来,PE行业在经历一个“去时尚”的过程。两年前“全民PE”,PE被当成一个时尚的行业,现在则是去伪存真、展现真实的阶段。“行业正在经历洗牌和兴衰:很多PE上半年就投了一两个项目,而2011年它们曾投资了上百个项目;一些前几年十分风光的PE机构,可能面临难以继续募资的困境。”

PE另辟蹊径

上世纪末,创业板推出被意外延后,令一些本土创投丧失退出渠道,只得依靠国债买卖、打新股以及委托理财等方式存活下来。如今,很多PE也在“另辟蹊径”,尝试一些IPO退出以外的盈利模式。

一二级市场联动是一项选择,今年上半年,PE机构参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案例明显增多。其中深创投今年已经参与了华英农业(002321)、天马精化(002453)、怡亚通(002183)、欧菲光(002456)等4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。以欧菲光为例,今年1月,深创投以37元/股的价格认购欧菲光520万股,投入资金1.92亿元。2月至今,欧菲光股价累计上涨135%,深创投浮盈超过8000万元。此外,新天域资本参与了秦川发展(000837)的定向增发,德同资本参与了*ST北生的定向增发,而海通开元、平安创新资本等券商直投则介入到这一“一级半市场”的业务中来。

另外,一些PE则瞄准了债市的机会,九鼎投资就计划和银行合作发行1只总规模100亿元的理财产品。九鼎一位合伙人向本报透露,在这100亿中,九鼎负责配置一部分中小企业私募债资产,而发债的企业不是来自别人,正是来自九鼎所投的近200家还未上市的企业。这既为已投企业打开了一条融资渠道,也是丰富PE盈利来源的一个方式。

A级复合岩棉板
异型管
旅居车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